玩彩_16岁雨季,高中翩然而至

秋日落雨,怀着怅然若失的思绪,迈进了心中希望已久的中学校园。那漫天枫叶般飞舞着的雨,凉凉的,落进玩彩心里。看着学长学姐们怀抱厚厚一叠的教辅资料匆匆从我身畔经过,目无旁侧,我心中不禁荡起圈圈涟漪,有丝丝的迷茫,有淡淡的惆怅,还有些许莫名的憧憬与期待。
就这样,我懵懂地踏入了高中学府。
一年一度秋风劲,斜织的细雨过后,秋风终于呼啸了起来,与上课悠扬的乐声混合在一起,告示着我开学的第一课开始了!
老班(哦!请允许我这样称呼您)风尘仆仆的走上讲台,抓起粉笔滔滔不绝的讲演起来。哦他是那样的朴素,黝黑的脸庞谈不上英俊潇洒,却又是那样的神采奕奕。白色衬衫覆盖的瘦削身躯下,我看到了一位中年教师的严谨,执着、和满腔对于教学的忠诚热血。他的眼眸是那样的深邃却没有一点城府,乌黑的瞳孔里我似乎看到了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那该是对学生无限的期待吧!
窗外风雨潇潇,屋内学子悄悄,只听得见老班两指间粉笔灰簌簌落下的声音和风雨声夹杂在一起,谱出一曲动人心弦的交响乐。
词曰:“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此刻我们便克服重重艰险攀登着学习的山巅,而讲台上老师的身影和屋内73名悄悄的学子便是那道最美的风景线。高一伊开始,同学们就已经进入了高中紧张的学习状态,聚精会神聆听着老师的教诲,时不时记录下一两句有价值的语句、烙印在散发着油墨的芬芳气息的崭新课本上。
老师讲课的声音嘎然而止,这时悠扬的下课乐音也刚好响起,提醒着我们高中紧张的第一课已然结束。下课铃声真是那首英文的《BELIVE》,是的、我相信,三年内的点点滴滴将是我人生中最宝贵的回忆,三年后我将远航至新的彼岸,这三年21班73位同学将在班主任和所有老师的督促下共同进步,我们将结成一块致密的钢、一根紧紧的绳。放学了,我漫步在凉凉的雨中,头发湿漉漉的好不惬意。
学校门口人头攒动,我的心中不再随之荡漾,不再是秋风凛冽中那一抹摇曳的烛火,因为我的老师、同学为我撑起一把风雨不动安如山的油纸伞,雨水再次徜徉着编织其彩色的梦。
16岁的雨季,我不惧你。

树林里长着一棵野生的苹果树,秋天,树上落下一个酸苹果。鸟儿们啄光了这只果子,连里面的子儿也吃了。只有一粒苹果子儿藏在泥土里,保存下来了。

  冬天,苹果的种子躺在白雪下面;春天,当阳光照耀着潮湿的土地,苹果子儿开始发芽,向下伸出了根须,向上钻出了两片嫩叶。从两片小叶中间冒出了带着小芽的细茎,从小芽里向上长出了一片一片绿色的叶子。长了一个芽儿又一个芽儿,吐了一片叶儿又一片叶儿,抽出一条枝儿又一条枝儿———这样过了5年,在种子落下的地方,一棵相当漂亮的苹果树成长起来了。

  一个园丁带着铁锨来到树林,他看见了这棵苹果树。

  “真是棵好树!我要它大有用处。”

  园丁说着就动手掘土。小苹果树浑身颤抖,它想:“我可完了。”出乎意料的是,园丁掘得小心谨慎,尽力不损伤树根。他把苹果树移到果园里,栽到了肥沃的土地上。

  在果园里,苹果树变得神气起来了,它想:“既然把我从树林移到果园来,说不定我是棵罕见的树。”它傲慢地看着四周那一棵棵丑陋的小树桩,树桩上缠裹着布条条。它还不知道,它自己已经进了育苗场。

  第二年,园丁拿来一把弯刀,开始切割苹果树。苹果树浑身发抖,它想:“哎呀,这一回玩彩可全完了!”

  园丁削去了整个绿色的树冠,只留下一根树桩,又在树桩顶上劈开一条小缝儿,把从良种果树上取来的嫩枝儿插在缝隙里,接着用特制的泥把创口护好,再缠上包布,四周插上几根木棍,然后他就离开了。

  小苹果树像生了一场病一样受到了挫折。但是,它年轻,有力量,很快就恢复了健康,嫁接的树枝长起来了。树枝吸吮着健壮的苹果树汁液,长得格外迅速:钻出一个芽儿又一个芽儿,吐出一片叶儿又一片叶儿,滋生一个杈儿又一个杈儿,长成一条枝儿又一条枝儿———这样过了三年,小苹果树绽开了一朵朵粉白色的香花。粉白色的花瓣凋谢了,花托儿上露出了绿色的子房,临近秋天,长成一个个苹果,这再不是野生的酸苹果,而是红喷喷又甜又脆的大苹果!这棵苹果树长得非常出色,致使很多果园的园丁都来向它索取嫩枝儿,以使嫁接更多的果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