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院线-体育✅✅✅
<label id="gomtvd"><ins id="gomtvd"></ins><tt id="gomtvd"></tt><style id="gomtvd"></style><div id="gomtvd"></div></label><tbody id="gomtvd"><fieldset id="gomtvd"></fieldset><small id="gomtvd"></small><th id="gomtvd"></th><sup id="gomtvd"></sup><tt id="gomtvd"></tt></tbody><center id="gomtvd"><div id="gomtvd"></div><dl id="gomtvd"></dl><code id="gomtvd"></code><select id="gomtvd"></select></center><address id="gomtvd"><blockquote id="gomtvd"></blockquote><thead id="gomtvd"></thead><li id="gomtvd"></li><div id="gomtvd"></div></address><style id="gomtvd"><thead id="gomtvd"></thead><q id="gomtvd"></q><b id="gomtvd"></b><span id="gomtvd"></span></style>
Skip to main cont ent
  首页 >  厂房设备

天天院线/别童年

发布时间:2020年01月29日 来源:股城网

   “但天天院线不能放歌,悄悄是别离的笙萧;夏虫也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题记

行走在沙滩上,踩着温暖柔软的沙子,印下一个个岁月的脚步。那些由大到小的脚印,在风吹日晒下,很多的脚印被渐渐遮盖。人生,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不知是应“往事知多少”般对过去的事留恋依旧,还是应“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般潇洒坚定。我转过身,回首已是千沧百孔的曾经,轻轻地抬起脚,沿着模糊的曾经的脚印,一步一步地倒退,重温那过去,往事的轮廓一一浮现。

往事,如梦如幻,如烟如缕,它时不时地涌现在眼前,或是暖流涌淌,或是心头一悸,或是坐立不安,或是热泪盈眶,或是感触颇多,或是浅浅一笑,或是平平淡淡地,勾不起一丝感觉。童年,该是最值得珍藏的往事。童年的云,是彩色的云,飘荡着童话般的故事;童年的雨,是幼稚的雨,滴淋着为糖果玩具的泪珠;童年的风,是善变的风,那些千变万化的承诺;童年的天,是欢笑的天,回荡着久久不息的笑声。

童年的世界远不同于成长以后的世界。童年,曾把星星当成眼睛,曾把小河弯弯当成乐园,曾把悠悠小船当成摇篮。总以为自己的烦恼很多,比如把衣裳弄脏了;总以为自己已经长大,比如自己可以洗手帕;总以为自己的事情繁多,比如做完了十个泥娃娃;总以为自己很聪明,比如会唱了儿歌。的确,童年把幸福易做的事当成苦恼,无视困难和伤害。童年的世界,是成长以后的梦幻世界,可是飘飘渺渺无法实现。

如今,童年已经远去,肩上担负的责任在成长中递增,然而,我们再也不可能回到过去。就像在沙滩上倒退着走,越走就会越发现,脚丫已不能与过去的脚印相重叠。过去走下的脚印越走越小,稚嫩得可爱,如今已长大,不能再与那一串小脚印相叠合了。

再美好的事物也会褪色,也会消逝,不要不舍得,而是应该侧重于创造今天。五彩斑斓的童年已成为一个永远无法重温的梦。我们在悄然之间已成长,或许悄然地连自己也没发现。如果童年是那康桥,正如徐志摩在诗中深情赞美地那般美,但也应该“轻轻地招手,作别西边的云彩。”
  

  或许是稻谷在经历阳光照射后所散发出的丝丝香气吸引了我,亦或许是其他,童年时候的我莫名地喜欢上了稻香。
犹记得小时候的我总是不听母亲的劝阻,在六月炽热骄阳的烘烤下,眯着眼睛看母亲在晒谷场上晒稻,稻谷是刚刚收割的,带有一股奇奇怪怪的青草的气息。
在烈日的照耀烘烤下,稻谷逐渐褪去了淡淡的绿意,这时母亲就会手持竹耙,将埋在深处未被阳光照射过的稻粒翻出来,然后将其铺平,让它在阳光下接受炽热的洗礼。夕阳西下时,母亲便和父亲两人将晒得黄灿灿的稻谷一粒不剩地扫进竹筐,抬回家去。等到第二天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再重新将稻谷担到晒谷场。连着几日,母亲的作息时间表都会在这样的过程中循环。
在接连几日的晒谷结束之后,母亲的皮肤晒得黝黑,稻谷也因水分的蒸发而变为灿金色。稻谷的香味也仿佛被阳光唤醒一般,由略带苦涩的青草味转变为淡雅芬芳的阳光般温暖的香味,香味从谷堆中丝丝剥离出来,散发在干燥的空气中。于是,一连几日家中都弥漫着清新、温暖的稻香。
稻谷晒干并不意味这母亲的辛劳就此结束,反而意味着母亲将进入一个更加忙碌的阶段。每当稻谷晒干之后,父亲和母亲便会将稻谷一担担的挑去打稻,然后又将一担担掺杂着碎谷壳的稻米挑回来。接着母亲便会拿着一个筛子将一堆堆混杂着谷壳的稻谷一点点地分离开来。等到谷粒与谷壳全部都分离开时,母亲的皮肤也因被风日复一日地吹着而异常干燥。
去了壳的稻米粒粒洁白如玉,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蒸出的米饭在舌尖散发出一种自然的阳光的香气,含一口米饭,软糯的感觉夹带着稻香传遍全身。
眨眼间,时间的进度表向前推进了十年,那些晒谷的场景大多只留在了天天院线童年的记忆中。那些从市场里买回的米也不再拥有曾经那种阳光的气息,仿佛稻香与逝去的童年一同沉睡在被时间遗忘的角落里,永远都不会再醒来。
与此同时,曾经那个闲适的世界也消逝在了时光的进程里。现在,生活中到处充满了对功名利禄的追逐之心,走在大街上,满眼都是行色匆匆的步伐。在这个人心浮动的世界里,那些缓慢的事物,比如稻香,比如草药,比如真情,他们的步伐太缓慢了,只能在被时间遗忘的角落里沉睡,渐行渐远……  

X-POWER-BY MGF V0.6.1 FROM 自制9